究竟是大紅大紫重要,還是唱好歌重要--安靜的歌手周筆暢

 時間:2019-10-13 04:22:14來源:網絡
"究竟是大紅大紫重要,還是唱好歌重要?"這是2005年超級女聲的比賽中柯以敏的提問。這個問題讓那屆的快女們找尋了很多年的答案。出道后的周筆暢發行專輯《UNLOCK 》中唱——"現在不是你們喜歡什么我唱什么我就唱什么,而是我想唱什么我就唱什么。"在周筆暢的書《如果我能說了算》中,她說:"走別人走過的路沒有什么不好,但是我還是喜歡自己的人生自己掌握。"在當年《快樂女聲》中,周筆暢與葉一茜甜美的形象不同,她總是戴著黑框眼鏡,留著厚厚的劉海,輕輕地唱一首歌,從《筆記》到在抖音上大火的《最美的期待》,從《快樂女聲》到《我是歌手》,她好像老是這么的不急不躁的走自己音樂的路,不炒作,低調,沉穩,如今她換下了她標志的眼鏡,但是那個愛唱歌的小女孩好像一直沒有改變。她已經出道十幾年了,但是還是一直堅守在音樂的路上,她在網易新聞的專題采訪《周筆暢:這是真實的我》中,她說,當她升降臺的時候能清楚的聽見觀眾們在大聲的喊她的名字,所有的燈光投向她,在那一刻她就什么都不想,只想好好的享受舞臺上每一刻。周筆暢還說之前自己最喜歡穿的就是球鞋,筆筆在2016年九月接受雜志《VOGUE》時說過一番感觸很深的話,她說:"流行歌手和藝術家的區別在于創作的出發點不一樣,你一旦把它想象成商品或者把它當作生存的技能,就不純粹也就失去了藝術的屬性。總是再揣摩聽眾的想法,慢慢就會淪為一個匠人。只要去做自己,喜歡的人自然會來。"和同期出道的李宇春不同,周筆暢一直不溫不火,但是她的粉絲一直很長情,很多都是從超女時代一直追到了現在。筆筆很酷,在快女時期她中性化的打扮,短頭發,黑眼鏡,講話有點軟糯,看起來酷酷的但是沒什么攻擊性的筆筆出場時引起了不少了爭議,所以我們一直到現在都習慣性叫周筆暢為筆筆。筆筆在那個年代算是酷女孩的代名詞,她的出現讓很多女孩看見不同的可能性。同樣,筆筆本身就是個擁有無限可能性的女孩,她現在是潮牌Begins店主、自由設計師、公益愛好者、Begins Studio老板等等的標簽,她在自述中也說過自己工作之外,還會給自己制定學習英語的計劃,和自己的外教老師到約好的地方上課,還會帶動身邊朋友去上英語班。粉絲評價筆筆率真,不嘩眾取寵,這個形容非常的恰當,她一直是個不停尋找自我的人,獨自一個人出去旅游,帶著三腳架拍照,2015年的生日獨自去了北極玩,遠離人群沒有網絡跟著國家地理去了留尼汪坐著直升機拿著單反鏡頭拍照。當年,她拒絕主流經紀公司的包裝,毅然決然的要簽約小公司,建立自己的工作室,她不愿意迎合這個圈子的一些炒作方式。在《我是歌手》的舞臺上,黃偉文評論周筆暢說她:"她知道怎么樣取悅觀眾,但她不去唱那些,就是唱一些自己想唱的。"黃偉文是個怪人,不喜歡和人打交道,但是他的歌詞造詣相當的高,好多很火的歌手求他的歌詞都求不到,但是他卻和這個沒有大紅大紫也不美麗動人的內地女歌手關系很好,在演唱會上,黃偉文跪獻歌詞,他說:"她真誠。"她身上有種孤勇,有著撞破南墻都不回頭的堅持,為此她被封殺過,也被雪藏過,但是還是不改初心堅持自我。她是和天娛解約的第一人,很多人不明白做出這個決定的居然是平日里最乖巧的周筆暢,那時只有二十歲的筆筆曾說大不了回到原點,她單純的認為歌手只要唱好歌就可以了,而她也只想唱好歌。但是這個浮華的娛樂圈一直很浮躁,有媒體把她評為最難拜訪的明星,說她話少,經常聽見她說的就是"呃",其實不愛說話不代表沒有思想。筆筆也有這酷酷的任性,他自己成立自己的工作室,自己當老板自己說了算,在自己第一張監制的專輯就任性地推翻重做。她對打上自己標簽的東西尤其是音樂都近乎完美的 執行要求。筆筆和自家粉絲也相處得很好,她們互相嫌棄互相吐槽,但是十幾年的表演結束她都會九十度鞠躬,從未改變,他對歌迷說別忘了把掌聲給你們自己。她還會在世博會偶遇的粉絲排隊去買冰激凌,她是那么的好,那么的真誠不做作,這在當今娛樂圈是多么的少見?關于周筆暢,粉絲有這么一句話:"有了周筆暢,永遠不會鬧歌荒。"今年已經是三十多歲的筆筆,好像一直很酷,酷酷的她安安靜靜地拿到了音樂風云榜、東方風云榜、MusicRadio中國TOP排行榜、音樂先鋒榜、中國原創音樂流行榜、香港新城國語力六大頒獎禮最佳女歌手的獎項。2010年周筆暢展開了個人巡回演唱會《唱歌去旅行》,廣州首場萬張門票40分鐘內售罄。2015年"BOOM!周筆暢2015巡回演唱會"在結束內地場次之后,于8月22、23日連開兩場,周筆暢也成為了第二位登陸紅館開唱的內地女歌手,同時也是內地首位在紅館加場開唱的歌手。你看,周筆暢安安靜靜的,已經在音樂的道路上走了那么遠。周筆暢,一個永遠將7排26座留給已經去世的粉絲位置的女孩,一個在姚貝娜去世后默默看望她父親的女孩。未來好長,她也有好多好多的故事,讓這個酷女孩一直酷下去吧。

 

发牌时偷看牌技巧